<acronym id='s9zp8'><em id='s9zp8'></em><td id='s9zp8'><div id='s9zp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9zp8'><big id='s9zp8'><big id='s9zp8'></big><legend id='s9zp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• <tr id='s9zp8'><strong id='s9zp8'></strong><small id='s9zp8'></small><button id='s9zp8'></button><li id='s9zp8'><noscript id='s9zp8'><big id='s9zp8'></big><dt id='s9zp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9zp8'><table id='s9zp8'><blockquote id='s9zp8'><tbody id='s9zp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9zp8'></u><kbd id='s9zp8'><kbd id='s9zp8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s9zp8'><div id='s9zp8'><ins id='s9zp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span id='s9zp8'></span>

    <fieldset id='s9zp8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s9zp8'><strong id='s9zp8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ns id='s9zp8'></ins>
        <i id='s9zp8'></i>
            <dl id='s9zp8'></dl>

            古鎮名醫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  1.蹊蹺的綁架

              民國初年的一個秋夜,上海郊區的桃花鎮有一個醫生叫周觀,那晚他送走最後一個病人,正想關門歇息,忽然門被推開,幾個蒙面人出現在屋裡。這些人也不言語,上前就用破佈塞住周觀的嘴又蒙上他的眼睛,然後用繩索綁上他就往外拖。周觀被推上馬車,也不知過瞭多久,好像是進得一間屋子,周觀眼睛上的黑佈被拿下,隻見床上躺著一個產婦,已經非常虛弱。一個產婆模樣的老婦人說先生你救救她吧。周觀一看這是難產,也顧不得許多,救人要緊,直到天快亮時,一個男嬰才接生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周觀被人請到隔壁的房裡,累得靠在椅子上不想動彈,隻聽得門"吱呀"一聲響瞭,那個綁架他的黑衣人悄然而至,走到周觀跟前,把一杯茶和一把匕首放在周觀跟前,嗡聲嗡氣說你選一樣死法吧。周觀驚抬起頭,憤然道:"你們綁架我是為瞭救下這個產婦和孩子,現在我做到瞭,為什麼要恩將仇報?"

              那人拿起桌上的匕首,把玩著說他們隻是按著上面的意思做,怪不得他們。那人手腕上有一顆黑痣如同一個惡魔的嘴臉,周觀知道碰上這樣的惡人是沒有道理好講的人。他苦笑一聲說我一生救人無數,想不到最後死在被救人的手裡。說完閉上眼睛,讓對方痛快一點。那人正欲舉刀,突然聽得外面大叫著火瞭。黑衣人似乎是愣瞭一下往外跑去,一陣怪風把屋裡的油燈吹滅瞭,外面閃進一個人拉起周觀向外跑去,雖然天黑看不清楚對方的臉,直覺告訴周觀對方沒有惡意。院子後面有個小門,那人讓周觀趕快逃去。周觀拱手道,請恩人留下大名日後容作報答,那人也不答話,把周觀推出門外,又急忙把門栓上。周觀隻聞得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飄來,信佛的他認定那是上天派人來拯救他。

              周觀回到傢裡衣冠不整,癱軟在地,任憑傢人怎樣詢問,他不想把今晚遭遇告訴傢人,因為他心中有一個大大的謎團。他想不明白何人會對他下此毒手?說起來他來這古鎮也就一年多時間,隻有治好的病人沒有得罪的冤傢,就是有冤傢也不至於一定要置他於死地。什麼人會如此恨他?突然他想到瞭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周觀想到的是這鎮上的另一名醫生夏冰水。上個月,鎮長胡循告訴他倆,縣上要評一個模范醫生,誰當選上能得到上面一大筆補貼,診所也能由政府全額撥款。

              桃花鎮原來隻有夏氏一個醫館。據說當年乾隆下江南時到過此鎮,偶有不適,此地有一個姓夏的醫傢治過他的病,夏氏中醫從此名噪大震。夏冰水是夏傢的傳人,到他這一輩,夏氏醫館在當地已是小有名氣。不想去年年頭周觀在鎮的西街開瞭一個診所,用的是中西醫結合的方法治好瞭幾個病人,鄉人在夏傢醫不好的病,也會跑到周觀那兒去。老百姓稱在東街的夏傢為東醫,在鎮西街的周觀為西醫。周觀也是祖傳的名醫,隻不過他自己是個學西醫的大夫。周觀年紀也隻有四十多一點,這讓已經上瞭花甲之年的夏冰水很是不快。兩傢雖然沒有交往,卻早已暗中存有芥蒂。

              俗話說同行是冤傢,夏冰水曾經揚言,要是去瞭周觀診所的病人就不要再上他這兒來瞧病瞭。周觀聽後哈哈大笑,說如果在我這兒治不好病,隻管去夏老先生那兒好瞭。鎮長胡循幾次從中調解,兩傢不冷不熱,就是好不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綁架的事情過去幾日,也沒人再來找周觀的麻煩。這天,周觀的徒弟黃平拿來一張夏冰水送來的請柬。說是夏冰水請周觀到府上一敘,有事相商。

              周觀心裡嘀咕開瞭,他和夏冰水從不來往,夏冰水請他做什麼?人傢邀請如若不去沒道理,假如他們真是心存歹念去瞭怕有不測風雲。黃平看出周觀的心思,說:"先生,夏冰水是明的鬥不過我們,是不是想來陰的?先生你不能去。"

              "來而不往非禮也。再說人傢好意請我們,我們怎麼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"周觀的兒子周勇俊正好進來。周勇俊剛從日本一所醫專畢業回來,這幾日正好在父親的診所幫忙。聽兒子這麼說,周觀也覺得有理,他決定去夏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