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'e9huo'></span>
      <ins id='e9huo'></ins>
      <acronym id='e9huo'><em id='e9huo'></em><td id='e9huo'><div id='e9hu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9huo'><big id='e9huo'><big id='e9huo'></big><legend id='e9hu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i id='e9huo'><div id='e9huo'><ins id='e9hu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e9huo'><strong id='e9hu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 id='e9huo'></i>
          <dl id='e9huo'></dl>
        1. <tr id='e9huo'><strong id='e9huo'></strong><small id='e9huo'></small><button id='e9huo'></button><li id='e9huo'><noscript id='e9huo'><big id='e9huo'></big><dt id='e9hu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9huo'><table id='e9huo'><blockquote id='e9huo'><tbody id='e9hu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9huo'></u><kbd id='e9huo'><kbd id='e9huo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e9huo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夜半借宿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清朝的時候有個秀才進京趕考,路途遙遠,然而考試時間臨近,秀才怕趕不上考試一路著急忙慌的趕路,日夜兼程。

          這天夜裡十點多,秀才提著燈籠接著微弱的光依然加緊腳步,不曾料想天地間忽然大雨滂沱,無法再繼續前行。秀才四下張望,發現身處一片荒山野嶺,不由皺緊眉頭心裡暗想不好:得趕緊找個落腳的地方,不然這一夜估計很難熬過去瞭。

          他慌不擇路,希望趕快找到一處避雨的地方。幸得上天垂憐,他發現在一個小山溝,亮著一盞燈光。秀才仔細看去,那燈光來源於一個小茅屋,雖然不是很大,但是秀才看的清清楚楚。秀才心中歡喜,要是可以借宿一晚那是極好,不然真不知道自己會淋成什麼樣。

          茅屋隻有的門很簡陋,就是幾根木頭連起來的,透過門縫,秀才看見燈光更亮瞭。隻是他心裡不知怎麼的有一絲絲的怪異,具體哪怪他也說不上來。

          秀才心裡暗怪自己疑神疑鬼,不再多想,彬彬有禮的敲瞭敲門喊瞭聲:有人嗎?小生路過這裡,隻因為大雨攔路,希望可以在這裡留宿一晚。

          秀才的話音剛落,隻看見屋內的燈光微微閃瞭一下,很快茅屋的門打開瞭,一個兩鬢斑白的老爺爺從裡面走瞭出來。哎呦,怎麼下這麼大的雨大半夜的還在外面,快進來快進來。山裡人厚道淳樸,看著老人傢和藹慈祥的臉,秀才感覺心窩暖暖的,有瞭傢人般的感覺。

          謝謝您,老人傢。要不是您收留我,今夜我可能就要被大雨淋生病瞭。小生我這麼晚夜行為瞭進京趕考,要是生病瞭,這三年一次的大考估計要與它無緣瞭。真是太謝謝老人傢瞭。秀才邊說便跟著老人傢進屋,屋裡極其簡陋,但是好在收拾的幹凈利索。

          老爺爺哈哈一笑,爽朗清脆。他把一盞明亮的燈放在桌上,然後說:這是什麼話,人都有個難處,幫個忙那是理所應當,你幫幫我,我幫幫你,那大傢的日子都好過瞭嘛。我老頭子兒子女兒都不在身邊,孤獨寂寞,你來瞭正好有人做個伴,稍稍打發瞭寂寞。我高興著呢。

          遇到這樣的老人,秀才心裡暖暖的。接著又聊瞭幾句,困意席卷上來,便在老人準備的偏房裡躺下睡瞭。

          就在秀才躺下去的時候,眼角的餘光看見旁邊的柴房,放著一把磨得鋥亮的柴刀,柴刀旁邊放著一捆柴火。

          秀才心想:老人傢一把年紀還自己砍柴,身體還真是硬朗的很,唉真不容易。

          想著想著,秀才雙眼一拉,渾身疲憊,不知不覺的就進入瞭夢鄉。

          嗤嗤……嗤嗤嗤嗤。不知道過瞭多久,秀才被一種奇怪的聲音吵醒,他翻個身打算繼續睡,可是那聲音總是響個不停,雖然很小,但是秀才還是醒瞭。

          老人傢,這麼晚瞭你怎麼還不睡啊,還在忙什麼?秀才雙眼模糊,有些疲憊的說道。

          磨刀。老爺爺聲音蒼老。

          大晚上的,磨刀幹什麼?明天再磨吧,老人傢趕緊睡吧!秀才睡意漸濃。

          做什麼?當然是砍柴啊,不然才不磨刀呢。

          呵呵,老人傢,這麼大晚上的您也砍不瞭柴啊?您上哪砍柴啊?秀才有些清醒瞭,感覺對話怪怪的。

          不用去哪兒,你就是柴啊。你是我見過最好的柴瞭。老爺爺停止磨刀,緩緩的站起來轉過身子。

          ……你?看著眼前的一幕,秀才睡意全無,一股寒氣從腳趾直竄到腦門兒。

          站在秀才面前的哪裡還是個慈祥和藹的老爺爺,分明就是個血肉模糊,面目猙獰長滿爛蛆的恐怖老鬼。

          秀才本以為遇到瞭好心人,誰曾想到老頭還是個老鬼啊!

          看著他手裡磨得發亮的柴刀,秀才突然想起進屋的時候為什麼會覺得怪怪的瞭。

          這個屋子裡有燈亮著不假,可是從他敲門以及老頭出來,他沒有聽到一絲聲響。再伸頭透過縫隙看老頭身後的柴火,恐怖啊,哪裡還是一堆柴,分明就是錚錚白骨堆成一座小山瞭。

          秀才這下慌亂極瞭,知道自己著瞭道,這老鬼肯定是山裡的橫死鬼,專門在這攔路的,如果自己遲瞭一步,真的說不定會被當成柴一刀一刀的砍成幾段。

          不過秀才心裡想著,卻發現自己無論怎麼掙紮也無濟於事。他的身體就像被死死的定在床上,不能動彈分毫。

          這下秀才更加害怕,匆忙的抬頭看一眼,這下整個人如霜打的茄子。

          不知道什麼時候,他的手腳都被樹藤纏繞個結結實實,完全無法掙脫。

          死鬼滿意的看看自己手裡的柴刀,得意的哈哈大笑兩聲,接著陰著臉一步步朝秀才走來。他伸出已經腐爛的手放在秀才的腿上,另一隻手舉著柴刀準備向他砍去。

          嘿嘿,這麼好的柴火,看下來,今年冬天一定很耐燒,哈哈哈……”老鬼高興地手舞足蹈。

          很顯然秀才的腿在他眼裡就是最好的柴火。

          你幹什麼?放瞭我,知不知道,你這隻可惡的惡鬼。秀才記得母親曾經說過人怕鬼三分,鬼怕人七分,隻要不怕他,鬼是不能拿自己怎麼樣的。

          嘿,火氣挺旺啊。隻怕能管兩個冬天呢,給我乖乖的留下來吧,還沒有人逃得過我的手裡。死鬼眼中黑氣纏繞,他的柴刀顯然殺死過很多人,沾染著無數慘死之人的怨氣,陰冷無比。

          不過在它砍下去之前,秀才還是拽出瞭腰間的護身符,這是母親在他臨行前特意在靈隱寺求一位得道高僧賜予的,希望保佑孩子平安。

          護身符射出一道金光擊中老鬼,接著飛到茅屋的正中間,光亮越來越大,老鬼被照的動彈不得,手上的刀咣當一聲掉在地上。

          嗷,你居然有……”老鬼無比驚恐,話還沒有說完,透明的身影晃瞭兩晃,就完全消失不見瞭。

          護身符輕輕掉落到地上,秀才寶貝似的撿起來。突然,他眼前的光景嗖的一下變瞭,原來的茅草屋不見瞭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很舊的孤零零的小墳包和一些破舊的冥紙。

          四周一片寂靜,秀才發現已沒有下雨,天空灰蒙蒙的,他打起燈籠想著此處不宜久留,便繼續往前趕路。

          真是兒行千裡母擔憂啊,這次多虧瞭母親求得的護身符保命。無論他日登科及第與否,都當要好好孝順母親,侍奉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