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 id='bi0gy'><div id='bi0gy'><ins id='bi0gy'></ins></div></i>
    <ins id='bi0gy'></ins>

      <fieldset id='bi0gy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tr id='bi0gy'><strong id='bi0gy'></strong><small id='bi0gy'></small><button id='bi0gy'></button><li id='bi0gy'><noscript id='bi0gy'><big id='bi0gy'></big><dt id='bi0g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i0gy'><table id='bi0gy'><blockquote id='bi0gy'><tbody id='bi0g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i0gy'></u><kbd id='bi0gy'><kbd id='bi0gy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dl id='bi0gy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bi0gy'><strong id='bi0g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i id='bi0gy'></i>
            <span id='bi0gy'></span>
          1. <acronym id='bi0gy'><em id='bi0gy'></em><td id='bi0gy'><div id='bi0g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i0gy'><big id='bi0gy'><big id='bi0gy'></big><legend id='bi0g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包子傳說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5

            明朝的時候,天津還是個港口碼頭,地方並不是很大。有句話叫九河下稍天津衛,說的就是當時的天津。因為是港口碼頭,每天來往商船很多,所以天津當時的餐飲業很發達,大街小巷、碼頭岸邊,到處都有賣小吃的。要怎麼有人管天津人叫衛嘴子呢?天津人就是講究吃。

            在天津城外西北角,有一傢梅記包子鋪。掌櫃的姓梅,四十多歲,沒有兒子,隻有一女,名叫蘭兒。這蘭兒年芳二八,生得細皮嫩肉,模樣兒可人。梅掌櫃每天在後廚蒸包子,蘭兒在門口賣,買賣非常紅火。

            梅記包子鋪不遠有個趙記包子鋪,掌櫃的趙四。按理說,趙記包子鋪站上風頭,買賣應該好,可不知怎的,趙四的包子就是賣不過梅記的包子。不少人從趙記包子鋪經過都不買包子,還說到梅傢包子鋪買包子,不但能飽口福,還能飽眼福,兩全齊美。趙四氣壞瞭,梅傢丫頭長得好怎麼瞭?長得好能吃啊?

            其實趙四弄錯瞭,客人說梅傢的包子不但能飽口福,還能飽眼福,說得是梅傢的包子好看,因為梅傢的包子與眾不同,薄皮大餡十八個褶兒,蒸出來就跟一朵花兒似的,炒菜講究個色香味,包子也講究樣子,這麼好看的包子,誰看瞭不想吃?

            可趙四認準瞭梅傢買賣好就是因為有蘭兒在門口賣包子,他也想找個丫頭賣包子,可他沒有女兒,隻有一個兒子,還是個浪蕩公子,整天遊手好閑,跟一些地痞流氓官宦子弟混在一起,吃喝嫖賭什麼都幹,趙四掙那倆錢還不夠他花的呢。趙四恨兒子不爭氣,又恨梅傢女兒強,整天哀聲嘆氣,抱個酒瓶子直說傢門不幸。

            這天一早,趙四正在鋪子裡嘆氣,兒子趙大頭從外面進來瞭。一見趙四,趙大頭三角眼一邪楞:你不就瞅梅傢蘭兒好嗎?我給你娶過來不就得瞭。趙四一瞪眼:瞧你那德性?你要是能把蘭兒娶進門兒,我給你當兒子!趙大頭兩腿兒一哈拉:一言為定!趙四氣壞瞭,酒瓶子一掄把趙大頭砸瞭出去。

            趙四不知道,這趙大頭早對蘭兒垂涎三尺瞭。可他也知道自己那德性,找媒人說媒肯定沒戲,便想用計把蘭兒弄到手。

            趙大頭找到瞭道臺的兒子吳有道,這吳有道仗著老爸吳仁興是天津道,在地面兒上什麼都幹,城裡城外的買賣鋪戶,他都是腳面水兒平趟,到哪傢都得把他當爺似的。唯獨梅傢包子鋪不把他當回事兒,吃兩個包子還得要錢。吳有道氣得天天都想抽鬥角風。所以,趙大頭一找到他,他立刻給趙大頭出主意。完事兒之後,吳有道說:這事兒辦瞭之後,蘭兒就得聽你的,不然的話,嘿嘿……”趙大頭連連點頭:哥,這事兒辦成瞭,我給你500兩銀子。吳有道一擺手:銀子我不要,我要蘭兒每一宿……”趙大頭先是一瞪眼,後便大笑:老婆是身外之後,第一宿歸你!瞧這倆小子,還是人嗎?

            這天,梅記包子鋪剛開門,一個瞎婆婆就拄著拐仗來瞭。蘭兒熱情地迎上去,白給瞭瞎婆婆十個包子,說是開門大吉。瞎婆婆挺高興,拄著拐仗走瞭。

            快到中午的時候,幾個捕快突然闖進瞭包子鋪,班頭把手中的鐵鏈子一抖:都別吃瞭,梅記包子鋪的包子吃死人瞭!說著,把梅掌櫃和蘭兒鎖瞭押往官府。客人們一見,全都扔下包子,呼啦啦跟到官府,想聽個究竟。

            這時,瞎婆婆早已跪在堂上,扶著身邊的屍體哭得死去活來:兒啊,你死得好慘啊!忤作向道臺吳仁興報告,說死者是中毒身亡,到底什麼毒,驗不出來。吳仁興地一拍驚堂木,問梅掌櫃為什麼做毒包子害人。梅掌櫃當然不承認,說他的包子裡沒有毒。這時,幾個捕快抬著一隻死豬和一隻死狗走上堂來,說死豬死狗是從包子鋪廚房搜到的。吳仁興點瞭點頭:好啊,你用死豬死狗做包子餡,那還不出人命?來呀,大刑侍候,看他招是不招!

            吳仁興一句話,衙役就給梅掌櫃上瞭夾棍。梅掌櫃哪受得瞭這個呀,隻好招瞭。吳仁興命人把梅掌櫃打入死牢,摘掉梅傢包子鋪牌子,包子鋪充公。因為蘭兒年紀小,吳仁興把她放回瞭傢。